喜歡一個人就跟討厭一個人一樣 都需要「承認」

如果真的這麼想 anti 朴朴 不 anti 他一下好像不能表達自己對別人的支持

麻煩也等看完屋塔房王世子再來考慮妳為 anti 而 anti 的 anti 大業好嗎?

 

然而我並不想做這種事

我比較想直接承認我喜歡朴有天(羞)

 

想這麼做的原因不是因為這裡有很多米(其實這裡還不算米缸)

畢竟 沒在管浩飯感受的浩飯 也不會變成在意米飯感受的米飯

想這麼做的原因是這樣跟我的真心比較符合

 

柿子剪頭髮的場景讓我邊看邊想一個故事

故事的細節我忘了

大意是說:剪了頭髮就會把力量削弱,頭髮是力量的來源。

 

柿子的頭髮並不只是頭髮而已

柿子的頭髮象徵了非常多的東西 尤其代表某種精神

 

不管屋塔房王世子的編劇當年有沒有得獎 我都覺得這個編劇很厲害

我太喜歡「王世子剪頭髮」這個場景了

 

人生沒有「應該的」

幸運的話 我們還勉強可以從父母那裡獲得無條件的愛

除此之外所有東西都是交換來的

就看我們要不要交換、怎麼交換而已

 

不交換也可以 不交換就拉倒

願意交換的話就可以換很多東西

流通的程度視各人的下限決定

 

頭髮之於柿子 就像屋塔房之於朴荷

這齣的男女主角都賭很大

他們願意交換 換一個希望 或者把人生換成另外一種

 

該不該剪頭髮呢?柿子考慮很久

其實柿子只是表面上考慮而已

他早就決定剪頭髮了 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要不要離開屋塔房去美國呢?朴荷一直問菜頭(不是臺灣那位菜頭)

其實朴荷哪有在管菜頭的意思

她早就決定不要去美國了 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她不知道我知道啊!拜託我是浩飯我什麼都知道好不好!

哪有人自己給菜頭暗示說要往前倒還是往後倒的啦!

而且問問題還一直問到有自己喜歡的答案為止!

問問題不能用這種態度的妳知道嗎!(菜頭語氣)

 

這就是人的掙扎 一點都不浪漫 很真實

 

順從自己的心?講得簡單!

人在關鍵時刻順從自己的心而做出決定的時候

是會發抖的

 

不然求婚或離婚的時候為什麼要這麼緊張呢?

問一下有沒有意願 有意願就去登記 再上 FB 跟大家講一下就好了

為什麼要這麼緊張呢?為什麼會「需要時間想一想」呢?

 

對自己想要的東西 我們願意用什麼去交換?

 

妳不要跟我說妳願意用下半輩子換跟鄭允浩結婚

他沒有要跟妳換這個 哩對伊卡尊重咧!

妳說願意用錢去跟他交換東方神起參加A聯的臺灣場我還比較相信

 

是的 工商服務一下

A聯要來臺灣了 \A聯/ \A聯/ \A聯/

字母仙后曾說她不會再參加 但那是因為她還要特地飛日本 臺灣場就不一定

說不定我會在臺灣場與字母仙后重逢 那我要跟她說我現在是米飯了(笑)

好了三十秒廣告到此為止

 

柿子決定答應奶奶開的交換條件 這個心路歷程鋪陳得很好

 

剪頭髮的那一場戲 導演還特寫地上的頭髮 真有哲理

你所在意的那些精神啦、象徵啦、意義啦什麼的 極有份量的一切

一下子變得像羽毛一樣輕 等一下就「一掃而空」了

 

所以你在食古不化什麼?

靈巧的人 應該像水一樣 隨方就圓

所以我說王世子是個非常聰明伶俐的角色 朴有天這戲接得好!

 

柿子看到「嬪宮」的時候還是有點激動

可是激動不是辦法 現在不是以前了 要用方法的

不錯不錯

 

柿子一樣樣放棄了原本認為絕對不可以放棄的東西

從打扮開始

到講話的方式

最後甚至改變髮型

 

放棄這麼多原則的柿子 好像變得一無所有 其實不然

因為他還有一張黑卡 黑卡可好用的咧!

 

原則很美 放在那邊 就像一個雕花的框框

這是一個看起來很美但其實很束縛的限制

柿子真的需要這些「原則」嗎?

 

受訪時 朴朴曾說出他認為王世子跟泰瑢的不同之處

他說王世子一出生就充滿限制 各種規範等著他

泰瑢自由多了

 

嗯 評得不錯 我超有共鳴(發出青蛙的叫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舞禾 的頭像
舞禾

舞禾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