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還是去看了雲門 2 的春鬥主場 現在想起來還會偷笑兩聲

科科~真是太得意囉~科科~

 

開場前才買票(臨時有人退票讓我買到我想要的座位)

買到票之後立刻搭高鐵 我一分鐘都不想浪費

就這樣一個人奔向麻意的家鄉

 

說真的 我覺得這個過程超像私奔(講得好像有私奔過一樣)

因為我心裡實在太想去看了 但又覺得沒有人支持我

內心一直上演相思的戲碼也不是辦法 到底應該怎麼辦?

 

到底應該怎麼辦?

停止內心戲 立刻行動 就是這樣

那就這樣決定了

 

當我做了這個決定之後(哇賽!到底什麼時候要開始講杜連魁?)

我在捷運站的長廊邊跑邊笑

我真的邊跑邊笑 因為我太滿足了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

 

一下高鐵接駁車 我立刻跑去菜市場找麻意

結果賣麻意的老闆已經收攤了

只好安慰自己:說不定現在還沒開始賣麻意啦!夏天才剛開始嘛!

 

但是我在附近的麵包店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東西

那就是:麻意葡萄酥

麻意居然可以做成糕餅類啊?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可是因為要開場了所以我沒有買

只是看一下就立刻跑去中山堂外面排隊等入場

然而對於老闆那份創意我印象真的太深刻

 

這是我第一次到台中中山堂看表演

真是超有見聞 愈想愈慚愧

所幸我還知道無論如何要來這裡看雲門 2 的春鬥

2014雲2春鬥主場.jpg  

 

其實我本來最期待的不是杜連魁

因為我在杜連魁的預告篇聽到「天鵝」這首曲子

小時候學鋼琴 這首曲子我練了很久 我有天鵝恐懼症(妳講話好誇張)

 

說到這個天鵝恐懼症~

 

「杜連魁」的編舞家鄭宗龍先生你有在看這篇文章嗎?(切勿自以為人氣部落客)

我雖然有天鵝恐懼症但我後來有把這首曲子練起來啦!(根本沒有人在意這件事)

而且我在台新聽你演講之後我覺得無論如何要來看啦!

畢竟人要如何克服內心恐懼最好的方式就是面對它嘛!

 

另外我想提一下「春鬥節目單電子化」這件事

 

我始終認為「紙本有紙本的感情」

但這次我開始看到「電子化有電子化的瀟灑」

 

於是~

 

我把我的感情留給今年雲門2 十五週年的專刊

把我的瀟灑留給這次的節目單

再把這篇文章的重點(也就是杜連魁這支舞給我的感受)留在以下的篇幅

2014雲2春鬥主場節目單.jpg  

 

抱歉啊!編舞家鄭宗龍先生以及各位讀者!

如果你們是要看我的感想!

那麼!感想是從這裡開始寫的!

 

以下終於要進入正題了!

有沒有給它好感動的說!

 

首先是「杜連魁」這支舞開場所使用的音樂

一開始聽到的時候 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不是廟會活動時會聽到的曲調嗎?

 

後來我才知道開場的背景音樂來自三重的先嗇宮

我內心充滿感激

 

若要說「杜連魁」對我而言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我覺得這是一個貪心的故事

 

貪心 不一定是指貪錢 

沽名釣譽也是一種貪 

例如我們男主角杜連魁先生就是

 

貪心是人性 不貪是神性

所以 開場的廟會音樂對我來說 是編舞家企圖引入「神性」

引入「不貪的神性」來跟「貪婪的人性」進行一場人神之間的拉扯

 

好不好看?

很好看

 

多好看?

這、麼、好、看!(許效舜的福州伯語氣)

 

我可以跟各位說 杜連魁這支舞真是好看極了

完全不枉費我下定決心搭高鐵到麻意的家鄉來看春鬥

 

距離我看「杜連魁」已經有一個禮拜的時間了

隔了一段時間才寫感想 中間還天天跟朴朴約會

到現在對這支舞還是有非常多難以忘懷的地方

 

如果隔了這段時間還沒有忘記

那就會記住很久

如果隔了這段時間還這麼喜歡

那就是真的喜歡

 

首先 男舞者的舞姿完全是「乾淨俐落」

某一場獨舞我完全被男舞者的肢體動作深深感動

那場舞 真是一道功夫菜

 

赤裸著上半身的男舞者 打開雙臂 

繞圈 轉 再繞圈

雙腳卻像蹲馬步

 

我看著男舞者的身型 看著男舞者身上一條條晶亮的汗

心裡想的是:「這個人真是了不起。」

高度自律 卻又有奔放的情感

這個舞者真是了不起

 

另外就是舞台上的效果

 

我覺得灑下來的不是水

聽起來不像 那聲音聽起來太沈重

看起來也不像 女舞者的頭髮看起來變得好重

但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當女舞者「張牙舞爪」爬出一條條墨痕 我這才驚覺:那是墨汁啊!

竟然是墨汁啊!

怎麼會是墨汁啊!

旁邊則躺著杜連魁奄奄一息的「愛情」

 

我喜歡這支舞把英文旁白當音樂的感覺

但同時也覺得自己應該去練英聽(突然壓力超大有沒有)

我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英文太差 還是看舞太專注導致沒專心聽英文

也許兩者都有(驚)

然而聽不懂也無所謂 我本來就不是來讀書而是來看舞的

 

人所遭受最大的懲罰 就是

讓這個人在領悟的同時卻也無法再改變什麼

「杜連魁」是這樣的結局嗎?

 

我的英聽不好 不是很確定

但我覺得好像是

 

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 話雖如此

不該做的事情卻一做再做

如此一來把自己逼到牆角的人不正是自己嗎?

 

君子慎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舞禾 的頭像
舞禾

舞禾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