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是雲門劇場元年 雲門 2 的春鬥則是開幕表演

CG7.jpg  

 

所以當初我一看鄭宗龍今年的作品取名《來》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嗯(頻頻點頭),他果然是雲門 2 的總監。」

 

鄭宗龍本人有沒有這個意思我不知道

但這支舞的名字 初初瞧見 會覺得主題可能跟迎接訪客有關

有歡迎光臨的意義

我覺得蠻好的(從頭到尾都是妳自己的詮釋啊版主!)

 

我想跟編舞家鄭宗龍講一句話(妳去年也是這個語氣)

應該說我想跟他講一段話(切勿自抬身價,版主)

這算是我今年看完春鬥的感想之一

 

我想跟鄭宗龍先生說:

去年第一次看春鬥的時候我沒有這麼深的感觸

當然去年的三個作品我也喜歡(喜歡就喜歡妳何必強調呢,徒增誤會!)

但今年在雲門劇場看春鬥 那種意義是雙重的

鄭宗龍先生您能了解我的心情嗎?(切勿內心戲過多,版主)

 

好了 以上就是我的心情

這篇的重點應該是作品本身,謝謝!

 

《來》一共有五種顏色 分別代表人生五個階段

 

誰說的?

不是課本說的 不是老師說的 也不是鄭宗龍說的

是我自己看了有這種感覺

 

誠如我其他篇文章所言(好像很懂這樣)

今年春鬥的共同特色是聲音

 

《來》的音樂讓我感到很熟悉 這樣的熟悉讓我喜歡這個作品

而且舞者的動作和音樂有一種引人入勝的合拍

不禁讓我感到:人,終其一生,無法也不必脫離自己的信仰。

 

大家在《來》的舞台上可以看到一張笑臉 好像是貼出來的

 

其實那就是一張笑臉

可是我當時看了 想說不可能這麼簡單 這一定是別的東西

「別的東西」是指什麼我也講不出來 因為直覺告訴我那就是一張笑臉

但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被看出來呢?

於是自己就在座位上掙扎(有什麼好掙扎的啊?)

 

後來有觀眾提問 鄭宗龍證實那就是一張笑臉

標準答案公布以後整個人就好放心有沒有!

原來我這麼期待標準答案 自己看的不相信這樣

 

《來》的舞者穿著質地看起來非常柔軟的舞衣 並且顏色鮮豔

尤其看到女舞者的部份我特別有感觸

 

綠色 好像稻田裡的秧苗那麼綠

黑色

粉紅色

桃紅色 好像武陵農場滿山怒放的櫻花

寶藍色

 

我覺得這代表(女人)人生的五個階段

 

年輕的時候是綠色

情竇初開 整個人變得神秘 就像黑色

到了一個年紀 母性展現 如同粉紅色

等該有的都獲得了 就是桃紅色(應該是人生最幸福的階段?)

寶藍則是老年的顏色

 

女舞者並不是跳自己的舞而已 也有跟男舞者互動

男舞者也穿著那麼鮮豔的顏色 印象最深的就是大紅色和鮮黃色

再搭配交疊的燈光 整個舞台視覺上非常美

 

細節我無法一一列舉 我不是在寫考卷

但 《來》這支舞頻頻讓我想起自己的生活

自己生活沒有看不懂的 我看超懂(不用這樣強調)

自己的生活很平淡卻很深刻

不足為外人道矣

 

我覺得很神奇:《來》怎麼會引發我這樣的共鳴(或者說聯想)呢?

 

今年雲門 2 的春鬥非常好看

我每一年看都覺得自己又認識了新的編舞家

其實本來就沒有認識任何編舞家啦不要講得好像本來有認識誰

 

多年前覺得自己一定看不懂水月 看不懂怎麼辦 所以沒去看

多年後我覺得根本不存在所謂看不懂或看得懂的問題

懂或不懂是考核的結果

這種事哪有辦法考核?

 

妳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

 

這種自由 好像很難得 其實很常見啦!

 

就好像吃水梨啊!

我覺得這顆水梨是現採的

朋友則說現在不是水梨的季節 這是上一季冰到現在的

不覺得兩種說法都有自己的道理嗎?

 

重點是:五月初的水梨妳覺得好不好吃?妳覺得好吃那就是好吃!

 

看了幾場舞蹈下來 氣質有沒有變得更好 我也不知道

但我從中獲得很多撫慰倒是真的

言語無法傳達的共感~

 

就由舞蹈來傳達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