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屆臺北藝術節(Taipei Arts Festival...寫英文好緊張怕拼錯字

看到桑布伊(Sangpuy,臺灣卑南族歌手)

二話不說立刻訂票

 

好 先簡單說明我何時變得如此果斷(保證只會簡單講幾句話

 

我會知道桑布伊是因為布拉瑞揚的《椏幹》

雲門 2 藝術總監鄭宗龍介紹桑布伊 全場都知道桑布伊是誰

只有我不知道大家在興奮什麼(這不是什麼可以拿來說嘴的事,版主)

 

後來師大舉辦原無疆界座談會 那次主題與文創有關

適逢布拉瑞揚的《拉歌》即將臺北首演 我也想更了解這位編舞家(我好勤學)

再加上桑布伊是與談人之一

我內心那個期待喔~不知道怎麼形容(那就不要形容了!快講重點!)

聽桑布伊分享他在卡地布的生活讓我非常感動

那次研討會也是我繼《椏幹》之後第二次聽桑布伊現場演唱

台上台下自然而然一起高歌 對我這種放不開的漢人來說是很大的衝擊

 

但我後來也跟著唱起來了

拜託 我本來就很愛唱歌好不好

 

以上這些因素讓我這次一看到桑布伊的名字就訂票

他就是品質保證 我認真講是這樣

 

如果說是布拉瑞揚帶我認識桑布伊(本來就是這樣啊幹嘛用假設語氣?)

那麼~

這回就是桑布伊帶我認識澳洲原住民族黑臂章樂團(Black Arm Band)

 

此外 我也很感謝把這個節目帶來臺灣的人(我不知道怎麼稱呼那位先生)

他在國外看到《dirtsong》 深受感動

決定把這個節目帶來臺北藝術節

他說「歌之版圖」這個名字是引自早年一本介紹澳洲的絕版書

大家有興趣可以到圖書館閱讀

 

小妹不才 至今還沒去過澳洲

本身的澳洲經驗只有超大罐綿羊油乳液以及閃亮亮無尾熊鑰匙圈

實在不敢夸夸而談自詡澳洲鍵盤專家

然而 主辦單位有安排演前導讀(導讀人是臺北藝術大學教授)以及演後座談

這兩件事情讓我更了解澳洲、黑臂章樂團以及歌之版圖《dirtsong》

真心感謝

 

根據演前導讀

黑臂章樂團成立於 2006 年 歌之版圖於 2009 年首演

這中間有一個 2008 年

 

2008 年怎麼了呢?

 

澳洲面積是臺灣 200 倍大

澳洲人口數卻跟臺灣相近 都是 2300 萬人左右

2300 萬人之中約有2%~3%是原住民

換言之澳洲原住民約有 60 萬人

然而這並不是精確數字

因為澳洲 1978 年起才把原住民放入人口普查 在此之前並未納入

 

保守估計 澳洲原本有 700 多種原住民語言

目前仍在使用的約有 20 種

語言的消失多半與民族的滅亡有關

那麼 民族為何滅亡?

 

該如何解讀澳洲歷史?

1993 年間 澳洲開始有學者提出「正面史觀」及「反面史觀」兩種方式

 

黑臂章樂團的「黑臂章」源自「臂章」一詞

黑色臂章 代表的是他們面對澳洲歷史的態度

 

歷經白人的壓迫

走過失竊的一代(Stolen Generations)

到了 2008 年 當時的澳洲總理正式向澳洲原住民致歉

 

今天 當我看到誕生於 2009 年的歌之版圖

我感受到的不是憤怒與對立

而是回到 Dreamtime

一種「希望妳的心在經歷一切之後仍然保有這份信仰」的感覺

 

桑布伊在《歌之版圖》的登場時點安排得十分巧妙

他在澳洲原住民男歌手獨唱之後出現

那種感覺...該怎麼說呢?

就像我夜晚獨步在澳洲的沙漠(對這是想像,讓我想像一下很難膩?)

想起自己的家鄉臺灣

於是拿起纏在腰間的 A-VAI 打開月桃葉邊走邊吃(by 一直很想吃 A-VAI 的漢人)

 

當我看到桑布伊的側臉照片打在舞台布幕上時 內心實在很激動

不僅是因為前一段澳洲原住民的歌與舞

也因為我聽到 Dalan 的前奏(天~哪~這~不~是~夢~) 

所以我說這一段銜接得很順很合就是這樣

 

桑布伊一開口唱歌

我先不要說台下有多歡聲雷動

我都覺得自己快變成一股水蒸氣(一個直接到沸點的概念)

他穿著族服 穿著印有卡地布字樣的黑色上衣 自信滿滿站在台上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的眼淚都快變成水蒸氣啦!(又是水蒸氣)

 

這是澳洲黑臂章樂團第一次來臺灣演出

不是官腔 我真心說一句:非常感謝有這個機會看到他們的演出

希望他們以後能多來臺灣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