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不相瞞

自從看了《有道理的洙赫》(對,因為洙赫=愛情)

本人最近早上起床都是眉開眼笑感到非常甜蜜

 

這一切糾!竟!從何開始?

於是本人決定再回想一次全部的過程!

 

這一回想 不得了

原來很多事情在第 3 集到第 4 集就發生了!

 

金一梨送給金俊當作工作室開幕禮物的那盆花很有金線菊的味道

不知道編劇是不是也讀過鄭愁予的《情婦》?

 

(請想像用李洙赫的聲音朗讀這首詩,謝謝)

 

在一青石的小城

住著我的情婦

而我什麼也不留給她

祇有一畦金線菊

和一個高高的窗口

或許 透一點長空的寂寥進來

或許......而金線菊是善等待的

我想 寂寥與等待

對婦人是好的

 

所以 我去 總穿一襲藍衫子

我要她感覺

那是季節 或

候鳥的來臨

因我不是常常回家的那種人

 

多美的詩啊!

我們金俊就像金線菊 善於等待

 

還記得雙金一起到民宿住的那個晚上兩人講了什麼嗎?

 

金一梨跟金俊說她的夢想就是有一天能握著男朋友的手睡覺

所以她可是做了她想做的事情呢!

金俊說他也是 因為他想等待

 

打開天窗說亮話

雙金都是有過性經驗的人(戲裡有提到啦!)

在兩人如此濃情密意的時候要發生什麼都不是問題

你也不用教我 我也不用教你 一人出一項誰也不吃虧

但兩人那天晚上並不是在想這件事情

 

為什麼不?

就是不 不為什麼

 

也許因為他們的心就是那樣的(兩人講過同樣的話XD)

 

也或許 以金一梨的身分 要是做下去 就成了姦夫淫婦了

她不想陷金俊於不義

 

遇到那個讓自己動心的人 想要跟對方做點特別的事

一定是身體嗎?

不見得

雖然金俊以前說過:比起心,身體會記得更清楚

他是在講他以前的戀愛經驗

但顯然金一梨讓他學會了等待

 

我說金俊

聽阿姨一句

阿姨也認為身體的確會記得比心更清楚

 

所以 金俊啊 來學跳舞吧(版主!不要這時候替舞蹈教室招生好嗎!)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