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在雲門舞集的 facebook 得知林懷民老師有電視專訪

今天下午五點一到立刻轉到中視《改變的起點》

不只我一個人看

禾爸(也就是我爹)禾媽(也就是我娘)也一起看

 

禾爸禾媽只聽過「雲門舞集」四個字

他們本來沒有特別想看這段專訪

只因遙控器在女兒手上 眼看節目結束前是不可能轉台了

所以就被迫跟著看

尤其一聽說是藝文界人士的專訪

禾爸站起來 摸了一下肚子 跑到離電視比較遠的桌子喝茶

禾媽愛女心切 坐著一起看哈遠儀跟林之晨如何訪問這位林先生

 

反正今天一定要看完這集我不管(遙控器緊握不放)

 

我們開始看的時候 節目已經進行五分鐘有

換言之一看剛好林懷民老師正在講話

禾爸禾媽覺得聲音有點小(技術性的問題可以克服!立刻調音量!)

音量調大以後 一聽林懷民居然會講台語他們表示很親切XD

禾媽:「他會講台語耶!」

某禾:「彩排的時候他跟舞者有時候就講台語啊!」

 

我可以體會這種心情

雲門《稻禾》在兩廳院演出的時候

我在林懷民答客問第一次聽到他講台語

當時他說:「大家可能覺得不吃米還好吧,阿著五郎愛呷咪,五郎愛呷胖...」

真是有夠親切的

 

今年《白水》彩排的時候

他跟舞者說:「哩欸手...風濕?」、「哩欸咖...乾哪嗲滴水餒。」

坐我附近的一位先生聽到他用台語講「風濕」還不敢相信

先生問太太:「咦?伊淘督阿工啥?」

太太:「風濕啦哈哈哈~」

就真的很親切

 

回到專訪XD

 

看到雲門劇場的空拍照

禾媽:「哇~買 1.5 公頃的地啊!」

某禾:「不是啦!跟政府簽租約的啦,自己再另外找錢蓋劇場。」

禾媽:「人家怎麼都願意給他們用喔?」

某禾:「他們根據促參法跟新北市政府簽約 40 年啦!」

 

看到雲門劇場免費開放參觀 也開放讓雲門以外的團體表演

禾媽:「他也蠻好的,願意拿出來。」

 

專訪看了一陣子

禾爸居然沒有不耐煩 反而愈看愈有趣

禾媽突然講了一句:「他好像都在講別人的好,怎麼這樣啊哈哈~

 

我跟我媽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這就是我覺得林懷民老師特別的地方

但我如果這時候分享自己的看法 那就會很像我在接受專訪

所以只能趁廣告時間大講特講

 

我並不想拿我認識的人來跟林老師比較 根本不能比(by HM 狂飯)

但我真的很少聽到有人這樣講話

整個專訪 他三句話不離感謝

他不是嘴上說謝謝

是舉出具體例子

 

他說 1988 年那段時間大家瘋股市 文化這一塊被冷落

也許是因為當時年輕想得到他人關注 可是社會氛圍卻是這樣

於是他不做雲門了(禾媽表示震驚:雲門有收起來過喔?)

三年後回臺灣 第一次搭計程車

計程車司機認出他來 問他為什麼不做雲門了 聽他講了一堆

結果司機說:「我們在臺北這種交通狀況下工作也很辛苦,每一行都很辛苦。」

他感到很慚愧

司機說:「所以林先生你應該繼續做雲門。」

 

他還說雲門是靠社會的力量走到現在(大意如此)

淡水雲門劇場跟政府簽了 40 年的約

大家已經跟他們走過 1 年 接下來還有 39 年要走

他講話一直都很客氣

禾媽看完專訪忍不住說林懷民這個人好特別

 

當然特別

因為整個專訪他從頭到尾沒有比較

就只專注在自己跟雲門

 

那種感覺就像~

豹不會跑去問長頸鹿說欸你每天只吃樹葉可以喔?

豹也不會質疑烏龜走路這麼慢是不是哪裡有問題?

豹更不會抬起頭跟無尾熊說下來跑一跑啦!不要整天待在樹上!

大家本來就不一樣 有什麼好比的

如果執意要比 一定也找不出客觀的標準

比如說豹和長頸鹿比吃肉 這種標準就是豹的標準

用豹的標準舉辦吃肉大賽然後再笑長頸鹿輸了

有這種道理的嗎?

 

所以我喜歡聽林老師講話就是這樣

不要比較 重點是發展自己

 

把自己健全了 自然不用擔心競爭力的問題

就像這個世界需要豹也需要長頸鹿、烏龜、無尾熊

那如果是豹與豹競爭呢?

豹與豹競爭 應該是讓彼此更健全

如果鬥來鬥去導致最後只剩下一頭豹

那很快就不會有任何豹

我這樣繞來繞去是在繞幾點的啦!

 

專訪的最後 哈遠儀問林老師有沒有自勉的話

我印象最深的一句就是:(這句不是逐字稿)

「夢想是抓下來以後要付出代價的」

 

嗯 不是作夢就叫有夢想

這句話可以好好思考一下(我是說我自己好好思考)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