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禾之友阿四一直邀稿(並沒有一直,不要一直 cue 人家)

所以我把當時在雲門劇場內寫的筆記拿出來看

到底要怎麼跟阿四說我看蔡明亮《玄奘》的心得

真的是很難喔!

 

阿四妳看 浩飯對妳多好(再講一遍,不要一直cue人家)

 

但妳也知道我版的風格就是有話不直說都在繞遠路

所以妳要有耐心繼續看下去

 

阿四 要有耐心喔~(夠了!)

 

說到筆記

當時在雲門劇場內做筆記的不只我一人

我在二樓自在移動區 拿出紙筆 心想不要寫太多

否則坐在台上一直低頭寫寫寫像什麼話

沒想到坐在我旁邊的男生竟拿出一本筆記本

難得蔡導在場大家今天準備出書就對了

 

除此之外

二樓自在移動區除了幾張椅子還有許多軟墊

軟墊圍成半圓圈 中間是睡著的李康生(驚!開始了?)

因此入場時我以為軟墊是某種擺設

於是我不知所措:椅子就那幾張,軟墊又不能坐,我要坐哪?

結果我很快就發現軟墊是給觀眾坐的

然而這樣我不就成了節目的一部份嗎?

 

真的可以坐在軟墊上?

真的可以 已經有好幾個人不坐椅子坐軟墊了

好幾個人在軟墊上盤腿 並且是雙盤

這些觀眾到底都是什麼來歷啊?

 

於是我也找了一塊軟墊坐下來

窗外是綠草如茵的高爾夫球場 有球友在打球

窗內 李康生正在睡覺

我在劇場裡等他醒 邊等邊想今天能來真是幾經波折

 

來這裡之前 我上網看了一點點別人的心得文

聽說李康生會沉睡 40 分鐘我立刻網路一關不看了

我的心緒有點紛亂 今天是帶著幾分煩惱來的

哪有辦法默默看李康生在舞台上熟睡 40 分鐘?

但我還是來了

 

我來了 坐在軟墊上 看著李康生

我看著他 偶爾眼神也飄到對面雙盤的觀眾

突然驚覺對面那些人都脫鞋子了!

再看看其他人 剛好看到好幾個也都慢慢把鞋子脫下來

怎麼這樣啊大家!

 

那我也要這樣

 

我也要脫鞋子

我這雙襪子是手洗的

穿來這裡的鞋子剛好前幾天才洗過

雲門舞集的地板我是久仰大名 一直沒有機會接觸

剛好有這個機會 一定要走在這上面看看

 

鞋子脫了以後

先摸一下這個地板

又摸一下這個地板

再摸一下這個地板

然後慢慢起身 整個人站起來 雙腳站穩

 

嗯~雲門這個地板真是極品啊!

 

我們家的地板走起來跟荊棘一樣

來雲門才覺得路比較平順一點 走著走著煩惱都沒了

果然要踏出那一步才知道箇中奧秘

 

走到半路

我看到有人趴著

她就趴在地板上看 沒有人過去請她「坐好」

也沒有人發現我正暗暗享受雲門的地板

台上的李康生也沒發現 因為他還在睡覺

 

我走到另一端 看到李康生微微動了一下嘴唇

他隨時會醒來吧?

他醒來發現我特別喜歡在雲門的地板上走來走去怎麼辦?

先回軟墊好了 況且

我的身外之物也都還放在那裡

 

回到軟墊上坐好

 

坐沒多久 感覺到一陣腳步聲

雲門的地板真是好啊 連腳步聲聽起來都像打鼓(欸妳也太...)

可是這個人走路好像特別大力

其他人都不會這樣(妳糾察隊?)

這個人直接走向李康生(難道是脫序的觀眾?)

欸...不行這樣吧...

 

這個人 黑衣黑褲

跪在李康生躺著的白紙上開始畫畫

好幾支筆芯放在他腰間的筆袋裡

原來他也是這個團隊的

他就是高俊宏

 

首先他畫了一個圈

 

塗~塗~塗~

剛才的圈變成一個超大的黑色點點

我聽到筆跟紙摩擦的聲音(喜歡這種聲音的人這下可過癮了)

畫著畫著他的手也黑了 也許他是用炭筆

他要畫什麼呢?

 

哇!蜘蛛!

(這張照片是我自己拍的,不是場內的蜘蛛,咦以~愛租以!)

201604蜘蛛.jpg 

 

接下來我都在看他畫蜘蛛 擦掉蜘蛛 畫蜘蛛 擦掉蜘蛛

最後又把整張紙全部塗黑

高俊宏說他算過 這個作品到現在他畫了應該有兩千隻蜘蛛

我想數量不是問題

重點是高俊宏筆下的每一隻蜘蛛都好立體

而且每一隻蜘蛛都是獨一無二沒有重複

 

根據場內某觀眾所述 高俊宏整整花了一小時畫蜘蛛

我並不覺得時間流逝 我只是興致勃勃地看著

看著蜘蛛生成

看著蜘蛛愈來愈多

有些蜘蛛被抹去

有些蜘蛛以它出生時的樣子留在那裏

我充分感受這些過程

 

這些蜘蛛是從哪裡來的 高俊宏為什麼這樣畫

沒有人知道

煩惱是從哪裡來的 為什麼我要那樣想以至於起煩惱

也沒有人知道

 

天黑了

月亮升起

月光照出樹影

李康生睡在盤根錯節的樹枝中間 像一顆紅色的心

剛才那麼多蜘蛛都不見了

好平靜的一顆心

 

李康生睜開眼睛

 

(我剛才在睡覺 你們是誰?)

(為什麼我周遭這麼黑?)

(你們來看我 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事那我要去別的地方了)

 

李康生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與台上的觀眾擦肩而過

 

《玄奘》沒有分上半場跟下半場

整個節目走到這裡 台上台下忍不住面面相覷

不要說台上台下 我跟我旁邊的人就是你看我我看你

 

「現在是怎樣?」

「問我?我也第一次看啊!You ask me, I ask who? 」

 

大家靜靜地互看

台上看台下 台下看台上

左邊看右邊

右邊看對面

對面看外面(真的有人站在台上看外面)

 

現在想想 觀眾居然沒在那時候拍手 實在蠻神奇

拍手在我看來是有點應酬性質

然而蔡明亮讓全場觀眾產生了非常自然的反應

大家不再用掌聲恭維他

看不懂也好 自以為看懂也好

抄筆記的也好

看到一半拿手機出來滑幾下的也好(蔡導有特別講XD)

不管哪一種觀眾都靜靜融入他的作品之中

 

《玄奘》有將近一小時是沒有打光的

蜘蛛都是用炭筆畫在白紙上

導演也沒有為了討好觀眾放很多音樂

既然這樣觀眾的情緒是怎麼帶出來的?

好像沒有任何媒介啊!

沒有任何媒介為什麼大家分享心得時都講得那麼好呢?

阿四要不要說說看為什麼?(為什麼又 cue 人家?)

 

這種效果真是前所未見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