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淡水天氣非常晴朗 溫度方面也沒有冬天的感覺

我到雲門劇場看《水月》封箱演出(開始哭) 

201611淡水雲門劇場.jpg 

 

到淡水雲門劇場看節目有三步驟:

1.訂票

2.到雲門官網登記免費接駁車(否則要現場排候補)

3.搭捷運到淡水站下車

 

每次都會遇到第一次來淡水雲門劇場的人

每次雲門的人都很熱心

捷運站出口或接駁車上都有雲門的工作人員為大家服務

奇怪我講話怎麼突然這麼正式XD

總之我覺得這股熱情相當驚人

 

同樣一條通往劇場的路 每次走都有不同的心情

今天覺得那些葉片在陽光照射下格外美麗細緻

201611淡水雲門劇場2.jpg

 

只是一想到《水月》要封箱了還是有點捨不得(悲從中來)

但轉念一想 作為大家口中「雲門舞集的顛峰之作」

《水月》在雲門劇場封箱演出不也很有意義嗎?

林懷民今天在演後答客問說這是一代人做一代事

我聽一聽眼淚都流下來(我真是太愛哭了嗚哇哇哇哇哇~

 

今天聽到有人說來雲門劇場光看風景就可以待一整天

我深有同感

到現在我還沒去過大樹書房 因為沒時間逛到那邊

可是我每次來都可以在劇場外面走來走去走快一個小時

好幾次節目都快開演了我人還在外面晃啊晃的

雲門劇場外可以看的細節真的很多

201611淡水雲門劇場3.jpg 

 

這是我第二次看《水月》

但這是我第一次在雲門劇場看《水月》

感想:雲門劇場的設計就是為了《水月》而存在嘛!

場地大小適中 演出《水月》剛剛好!

 

另外還有一件事

 

我看舞蹈節目很少閉目養神

但這次看《水月》我好幾次忍不住把眼睛閉起來

我在打盹嗎當然不是(不承認就對了)

我只是覺得這支舞怎麼突然有這麼多聲音

想把那些聲音聽清楚所以閉上眼睛

原來是舞者呼吸聲(背景是緩慢的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結果發現這樣一來好像也可以「看」到《水月》

 

上次沒有這種經驗 這次怎麼這麼特別

 

可是眼睛閉起來太久了怕被人誤會(怕什麼呢其實)

於是把眼睛睜開

這時候再看台上的舞者覺得那動作真是順(我只會這樣形容) 

而且因為閉上眼睛的時候有想到自己的事情

兩相對照 有一種身在人間但看到仙境的感覺

 

《水月》的舞台跟舞蹈都美極了

美到令人忘憂

 

這次我把上回在桃園買的節目單帶去(結果這次有發簡要版節目單)

說來慚愧 我在前往雲門劇場的路上才第一次細讀

看到林懷民寫已故雲門技術總監張贊桃的文章差點淚灑車廂

現在我又想起他那句「一代人做一代事」

好啊 如果他那一代要交棒了(《水月》都封箱了)

那我們這一代打算做什麼事呢?

201611淡水雲門劇場4.jpg  

 

《水月》講的是「空」

空不是沒有 空也不是有 空就是......

空就是空

 

去看《水月》從首演至今 18 年來的經歷或許可以感受那種氛圍

《水月》誕生於臺灣社會美感萌芽的時代

出國演出又得到無數重量級舞評的讚美與推崇

最後在雲門劇場封箱

這就是空

 

不少人都有這個疑問:為什麼《水月》要封箱呢?

 

以《水月》的內容和知名度

拿來當雲門劇場的固定節目不是不可以

但林懷民沒有這個打算

 

「一代人做一代事」

「舞者的身體不一樣了」

「如果雲門劇場明年又上演《水月》大家會想來看嗎?」

他的想法已經很明確了

既然這樣我們怎麼好意思一直盧他

 

於是我聽著聽著腦海裡浮現幾張年輕編舞家的臉

看看台上的林懷民 新一代編舞家又將如何呈現自己?

時代總是充滿挑戰的

挑戰編舞家 挑戰舞者 也挑戰觀眾

 

真的 觀眾真的也被挑戰

不要以為觀眾吃好做輕可只要買票入場哪來這麼多問題

我們身為觀眾也很怕看到糞作好嗎?

尤其我本身不是文藝青年 只要遇過一次 下次就很難再走入劇場

所以我也不會任意推薦節目給親朋好友

編舞家有壓力

舞者有壓力

觀眾也是人生父母養的我們也很難為啊(幹嘛啦!)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只有開不完的會

我們還是來填問券拿小禮物好了(茶)

 

於是這次填演後問卷得到雲門舞集的紅包袋

非常實用 真是太好了

201611淡水雲門劇場5.jpg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