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到松菸看黃懷德《撕裂》首演(三場中的第一場啦XD)

老師請給我一首秋風夜雨 感恩魯力~

2016松菸Lab黃懷德撕裂.jpg 

 

這次的場地在松山文創園區 LAB 創意實驗室(東向製菸工廠2樓)

光看名稱我無法想像那是什麼地方

我從禮拜五晚上下班時間的車陣中脫穎而出(挺)

懷著找不知路的心情在細雨中一路奔跑 跑向那未知的所在(快去問路啦!)

最後多虧保全人員關鍵一句:「喔!LAB嘛!右轉之後左轉就是啦!」

我就在開場前 10 分鐘順利抵達

 

整個 LAB 是漆黑的

多數觀眾也從頭到腳一身黑

舞台上畫龍點睛的道具是一大塊黑布

就連散場後填問卷送的禮物都是可口可樂!

我拿到可樂的時候忍不住笑出來耶真是有夠黑啊這一切!

2016松菸Lab黃懷德撕裂2.jpg 

 

當然 此黑非彼黑(還有哪種黑啊?)

儘管我們在舞台上看到的是無邊無際的黑 《撕裂》其實是一束光線

我透過這個作品看到生活中的壓力 有自己的 也有別人的

沒這道光我就看不見這些存在的壓力

 

散場後我不用趕時間 慢慢從二樓走下一樓

回首走過的這條路

長長的走廊彷彿有奮力向前的足跡(文青語氣)

2016松菸Lab黃懷德撕裂3.jpg 

 

走出製菸工廠 迎面而來是大樓的燈光

左下角就是這次活動的服務台(?)

剛才沿路跑跑跑 一心只想抵達目標 途中的人事物都沒看

2016松菸Lab黃懷德撕裂4.jpg 

 

演後座談結束後約莫 9 點 服務台已收工

看著下班後的服務台不禁覺得「創作」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演出結束 作品的形式就消散了

卻留下了形式以外的東西

那些東西放在妳的心裡 放得滿滿滿

2016松菸Lab黃懷德撕裂5.jpg 

 

黃懷德這個作品非常適合在晚上下班後觀賞

因為《撕裂》就是一個明明已經下班卻不像下班的人的生活(咦)

然而根據演後座談對答案(?)的結果

我這種想法幾乎全錯 編舞家要講的不是上班族的心情!

所以本文所言僅代表本版感想不代表編舞家立場

咦以~愛租以!

 

如果禾爸(也就是我阿爹)來看《撕裂》一定心有戚戚焉

然而禾媽(我就是我阿娘)是余天的歌迷應該更喜歡這支舞

反正我本身很喜歡這個作品 也覺得值得推薦

因為這支舞充滿我上次在他《暫時而已》看到的某個動作

那些動作在《撕裂》裡更加精緻 簡直到了令人目不轉睛的程度

以後我看到那個動作就想到黃懷德(一個識別證的概念

 

下班之後走在路上的這個男人有點失魂落魄

他不知道自己恍惚間已經走在車道上了

直到後方來車的大燈照出他的影子

 

喔喔喔 Sorry(他今天也一直跟主管說這句話)

 

好不容易走回家 終於可以休息

關上門 他開始肆無忌憚唱起秋風夜雨 要多大聲有多大聲

他不僅唱 他還跳舞

擾亂秋夜的不是風雨聲 而是他癲狂的意識

在家裡就是不必壓抑任何念頭

不必壓抑任何念頭只有在家裡

他就這樣把整首歌唱完一遍也跳完一輪

感覺很不錯 身心都放鬆了

明天可以繼續到辦公室當一個正常人

 

然而家裡不是只有他一個人需要放鬆

他太太

他作繭自縛的女兒

他那個總是沒有意見的兒子

於是他再也沒有像單身時那樣完整唱/跳完一首秋風夜雨

 

家庭生活是他人生的變奏曲

他常常坐在沙發上思考是否一定要有家庭生活?

如果讓他再來一次的話~

結果他想著想著就在沙發上睡著 什麼也沒想出來

他太常坐在沙發上想東想西 他的人生都被沙發吃掉了

再怎麼想 他也沒有再像單身時那樣完整唱/跳完一首秋風夜雨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過去

他在自己的癲狂與家人的混亂中始終沒忘記那首秋風夜雨

有一天他又坐在沙發上思考家庭生活的意義

但這次他沒睡著 他始終醒著 而且他居然想通了

恍然大悟的他嚇出一身冷汗 呼吸也急促起來

他太太看到下班後的他彷彿歷劫歸來

默默的像個透明人似的為他遞上一雙拖鞋

 

這就是我看到的《撕裂》

是不是超好看(挺)

聽完演後座談發現黃懷德講的不是這個故事我超挫折

 

這次有送簡易版的節目單

我剛好可以把演後座談的筆記寫在空白的地方

打開來一看 咦?看到鄭宗龍的名字:陪伴創作顧問

(所以我剛才看到的是鄭宗龍無誤,他坐在很後面)

(驫舞劇場的劉冠詳坐在比較前面)

 

演後導聆有人問陪伴創作顧問的功能及意義

嗯 聽起來確實有功能(喂)

總之把片段串起來的確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編舞家想創作讓人一望即知的舞蹈

他藏在作品中的訊息 希望觀眾能順利接收到

就這部分來說黃懷德成功了

雖然我把答案卷拿出來對 情節方面跟編舞家的構想有很大出入

然而有些細節跟我的想法是一致的

我不是要追求這種一致

只是覺得有些事情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這次連同黃懷德本身一共有四位舞者在台上

非常神奇的是我看得出來四個人的不同

我不是說長相 我是說動作

有的人看起來就是特別軟Q

有的人看起來特別剛強(?)

演後座談印證我這部分的直覺(前面全錯至少這裡有對幾題XD)

 

那塊黑布巧妙區隔第一場景與第二場景(天哪有這個詞嗎不要裝懂好不好)

那扇門簡簡單單就劃分人的內心與外在

只是 生活在裡面的人 無論布景怎樣輕便 都還是很累

主要是心的問題

 

想唱什麼隨時唱 不要覺得別人加了什麼限制

如果停住了 也不是為了誰而犧牲自己

蛤?別人?

這裡哪有別人?

四個人都是同一個人!

不一定要坐在沙發上想個好幾年才能領悟這個道理

《撕裂》已經說出來了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