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到果酒禮堂看 TAI 身體劇場《織布X男人X女人》

是排除萬難才完成一個抵達的動作(茶)

在城市的另一端(好假掰的語氣)我的夥伴們正忙得人仰馬翻

我為了別人的事情也是心亂如麻

然而這場演出我買的是早鳥票 換言之早就準備要看

無論如何 放下手邊的工作 我還是準時報到了

2016TAI身體劇場《織布X男人X女人》.jpg  

 

從前年的《橋下那個跳舞》開始

到去年的《水路》

今年則是《織布X男人X女人》

瓦旦・督喜的作品我是愈看愈喜歡

同時也更讓我認為《橋下那個跳舞》是一切美好的開端

因為那是我第一次看他的作品

在此也要感謝布拉瑞揚跟歌樂恩當初在各自的 FB 大力推薦

 

講到這個大力推薦喔......(我簡單講幾句話,保證不離題)

 

在臺灣當編舞家好辛苦

要有才華 還要懂行銷

那種焦慮我看不會輸給其他行業

我以前對編舞家的想像不是這樣

然而表演看得愈多 愈覺得自己以前對編舞家有很多錯覺

總之 編舞家能持續創作 靠的不僅是堅持

而是你怎麼看待「創作」這件事

 

瓦旦・督喜給我的感覺是他怎麼生活就怎麼創作

所以你看他散場時跟誰講話都是一臉淡然

遇到朋友就打招呼

遇到舞評就多聽人家講

聽到讚美 沒有喜形於色

面對自己 也沒有覺得哪裡不好還要再修改的愁容

是一種「兩場演出結束了,真好啊,很圓滿」的感覺

可見他的生活帶給他足夠的能量 讓他保持了一種平衡

這是我很少看到的氣質

對比今天晚上我心事重重的狀態 我羨慕能保持平衡的他

 

今天晚上的《織布X男人X女人》我「聽得」津津有味

因為對我而言 TAI 身體劇場的特色就是他們的腳譜

今年這個作品更讓我充分感受腳譜的威力

而且今年不只是腳 手也很有戲

整個果酒禮堂 2 樓的地板為此震動不已

 

我坐在貼近地板的矮椅子上 身心也隨之震動

這是我連續三年來看演出的理由嗎?

應該是吧!

 

《織布X男人X女人》有一幕我看了心都開闊起來 非常喜歡

那就是白衣女舞者與黑衣舞者們共舞

白衣女舞者甩頭髮那一幕確實經典

用文字很難形容那一瞬間

 

TAI 的舞者身形不拘 並不是只有一種體態

也因此那一幕看起來生命力十足

舞者們放開了身體忘我舞動 看得我很感動

話說回來 一定要把那定義成「舞」嗎?

看得愈專注 愈覺得更像是一種儀式

 

此外 這次另一個亮點是場外有瓦旦・督喜親自織的布

 

我很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問編舞家這個問題

但後來還是忍不住問了樓下的人

因為我幾乎是訂票的時候就在想這個問題了!

那就是:我很想擁有這些美麗的布

 

樓下的人一聽就說高雄場也有人問

但這些布沒有要賣 而且也不知道要怎麼賣

如果講價錢 每一塊至少都要上萬元

然而這些布沒有要賣

 

此時旁邊有人看我好像不相信這個數字 還分析時間成本給我聽

其實我不是不相信 我深信不疑

我只是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什麼是「擁有」啊?

瞬間覺得自己問的問題很虛幻

 

瓦旦說 這個作品講的是織布時的他

每一塊布都代表一段時間

我很喜歡他這個說法

 

其實這叫「說法」嗎?

他沒有刻意詮釋或包裝什麼耶!

他講的就是他的日常生活

喜歡織布 一開始瞞著家人 後來告訴爸媽 爸媽也接受

於是從織布中有什麼發現或感受

是這樣一個作品

 

燈光全部暗下來 然後再亮起來

這支舞結束了

我一看時間:咦?沒有很晚啊!為什麼我覺得過了好久?

好像從很深很遠的地方走出來的感覺

 

撇開票房壓力

撇開提問題的人、分享心得的人、總是要講幾句的人

這塊布一直都有自己的紋路

不是什麼力量去壓出來的

也不是誰說要怎麼設計的

是織布的人自己做決定

靜靜的 邊想邊織 就這樣完成了一件作品

 

真的很美啊!

2016TAI身體劇場《織布X男人X女人》2.jpg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