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11 月 24 日 距今三個多月前的晚上

我獨自搭捷運到淡水雲門劇場

準備迎接對我而言是首演的《流浪者之歌》

 

是的 對我而言是首演

所以我完全無法接受《流浪者之歌》封箱

黃金之舞居然就這樣封箱我不!能!接!碩!

三個月前無法接受!

三個月後我還是無法接受!

一想到我多少親朋好友都沒看過《流浪者之歌》

我就......我也只能幫QQ

 

蛤?

DVD?

我知道有出 DVD 而且我早就買了 只是我一直沒看

好吧 DVD 可以拿來看

我以後也只能看 DVD 回味了

 

走出捷運站 找雲門工作人員報到 搭上接駁車

(這個流程我很熟了)

下了接駁車 沿路走進雲門劇場

(這段路我也很熟)

以往看演出我都會有點亢奮 然而

那天我心情異常平靜

 

2016 年 10 月才在這裡聽 Rustavi 合唱團的《傳奇之聲》

同年 11 月又來看《流浪者之歌》

次數有點頻繁 難道不會膩?

不會 我每次看都覺得劇場長得跟上次不一樣

對我而言雲門劇場永遠是新的

2016流浪者之歌.jpg  

 

這次特別早到 於是先去花語餐廳買珍珠奶茶

結果看到林懷民老師也在裡面

由此合理推測花語餐廳不是只有我們這種外人光顧

 

這點很重要(推眼鏡)

 

如果劇場內的餐廳只有外人光顧 劇場自己人都不去

不覺得毛毛的嗎?

就好比麵攤老闆的兒子餓了 老闆卻拿錢叫兒子去吃隔壁的滷肉飯

懂?

所以看到林懷民老師也出現在花語餐廳我就放心了

 

夜晚的花語餐廳非常美麗

然而重點不是美麗 重點是它的珍珠奶茶很好喝

身為錢嫂我可以告訴大家一杯是 95 元但我照買不誤

2016流浪者之歌2.jpg  

 

我是開場前買(演出結束餐廳也打烊啦!)

當時排隊的人很多 很多人擔心會遲到

沒想到老闆自己也在趕開場XDDDDDD

好有趣啊原來老闆等一下也要看《流浪者之歌》!

妳趕八點前進場是嗎?

妳看老闆的表情 老闆比妳還著急啊一堆客人在排隊!

他不但是老闆也是今天晚上的觀眾啊!

 

總之我後來沒有遲到 在開場前順利喝到珍珠奶茶

就是這一杯 排隊排很久

謝謝老闆

2016流浪者之歌4.jpg  

 

走出花語餐廳我珍珠奶茶也喝了三分之一

猛一看路人怎麼變這麼少!該不會突然有演前導聆!

於是我立刻衝出去!

2016流浪者之歌5.jpg  

 

還好是虛驚一場

快開演了 大家是在劇場主體附近看風景

有些人往外看 有些人往內看

 

於是我也邊喝珍珠奶茶邊看風景

我自然而然往劇場樓上的透明窗戶看去

我就這樣看了很久

我覺得很好看

2016流浪者之歌6.jpg  

 

一進劇場(珍珠奶茶已經喝完了謝謝)

這才發現位子很前面 簡直就是太前面了XD

我訂票時預想的畫面跟實際有落差

心裡一方面很高興(根本是狂喜)一方面又很緊張

因為這樣一來我豈不是跟舞者面面相覷嗎?

那我等一下要做什麼表情給舞者看(不需要,謝謝)

結果往後一看花語餐廳老闆坐在我附近XDDD

老闆居然沒有遲到!是不是很厲害!

 

前後左右都看了一圈以後(幹嘛啊)我看到節目單

長長一條 摺成 8 頁

我忘了是預先在每個座位都放一份還是入場時發放

總之是免費贈送

 

喔~不~為什麼~

 

我原本希望能買節目單啊!

我難得帶比平常更多的錢到雲門劇場 我以前都只帶剛好

難道是因為要封箱了所以沒得買了嗎?

 

然而這份節目單成功吸引我的目光

豈止目光

我後來三不五時就拿出來看

換言之這是一份相當實用的節目單

只因為封面那段話 放在身邊就像某種提醒:

 

「活在人的社會,最善良的好人也會變成罪人...」

 

接著我收到一個配件:口罩

雲門建議前排觀眾(也就是我們XD)戴口罩觀看

這個經驗實在太特別了

於是我把剛發下來的口罩跟節目單放在一起合照

可是我後來沒有戴

因為我是稻米控 不怕稻穀揚起的煙塵(姑且稱為煙塵)

2016流浪者之歌8.jpg  

 

然後我就在目瞪口呆之下看完《流浪者之歌》

好了 我講完了(喂)

 

確實是全程目瞪口呆

當時那種「蛤?!!!」的感覺記憶猶新

 

看完以後我終於明白為何一張票原價 2000 元(預購有打折)

這個票價在雲門的節目中算是中高價位吧?

不僅如此 預購還一人限購 2 張

我一開始不懂為何要限購

隱約覺得這是在抑制老雲友(自創名詞XD)包場的衝動

有限購的必要嗎?

看完以後我懂了(我又懂了)

 

如果我是以前就看過《流浪者之歌》的老雲友

得知這個作品要重新登上舞台 我絕對狂買

如果一張 2000 元我就買 5 張湊 1 萬 剛好整數不用找錢

更不要說這次是封箱演出(原來是封箱妳才敢這樣講)

試問這種情況下如果不限購 2 張新飯有機會買到嗎?

所以囉!

 

好了!為何講到這個!

 

關於《流浪者之歌》

我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王榮裕身上

開場後起碼半小時都只看他一人 完全無法移開視線

 

是不是因為他的舞蹈動作特別炫目呢?

不 他沒有動作

 

是不是他的服裝有設計什麼機關吸引觀眾?

也沒有

 

只是從他的服裝可以看出《流浪者之歌》的歷史

這我是從演後座談得知

原來那件衣服最初是一件長袍

從 1994 年 11 月首演到現在 已經快變成一件短衣

 

王榮裕始終站在那裡

要說他有什麼動作 頂多是中間有一段微微傾斜身體

我就這樣目不轉睛(不是比喻,確實如此)看著他

 

以往看舞蹈節目

台上一跳舞 我也開始想像 天馬行空的想

這是我喜歡看舞蹈的原因

而且我愈老愈喜歡看(沒人在意,妳快講重點)

然而這次不同

 

這次我就只是看

應該說我就只能看

因為我從一開場就被震懾住了

沒辦法跟以前一樣自己編個故事硬套上去

 

那束稻穀從天而降打在王榮裕頭頂的樣子實在太經典

《流浪者之歌》是封箱了

但那瀑布般的稻穀還在 不斷不斷洗滌我們的心靈

2016流浪者之歌節目單2.jpg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