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版吉祥物--東方神起隊長鄭允浩生日即將到來

做為一名看不出來的浩飯 不可免俗還是要寫慶生文

可是 鄭允浩當了快兩年的兵 今年 4 月 20 日才退伍

期間都沒有活動請問是要寫什麼?

 

當然有得寫 浩飯什麼都可以扯到允浩

 

我從...對了這就是在寫慶生文喔!

我從 2011 年年初認識允浩 至今已經 6 年

這不是說我老齡 比我更老的浩飯多的是

我想說的是 6 年來允浩給我的感覺

 

這 6 年來

他的頭髮忽長忽短 忽直忽捲 忽黑忽黃

他的身形忽胖忽胖(忽瘦呢?)

他的緋聞忽沒有忽沒有(忽不是這樣用的!)

總之 外型變化再大 個性永遠不變

完全應驗古人那句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不要亂用成語)

允浩個性穩定 做事有脈絡可循

從他身上得不到驚喜 但也不會被他驚嚇

他是標準的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我們允浩(叫得真親)也是個相對保守的人

有時我心想你這種作風要怎麼生存呢?

但他就是生存下來了

一如他在演唱會講的笑話有夠冰

他寧可場面給它冰 給它冷 給它捲起千堆雪

也不願講些香辣的讓人做文章

粉絲駕著雪橇回家寫後記 寫來寫去 也只能以溫馨的吐槽收場

可是東方神起演唱會還是一場接一場開

這就是允浩

 

怎麼會有這麼古意的人呢?

 

如今允浩要生日了 各國浩飯又開始送禮物

但我卻要寫一個允浩送我的禮物

那就是《犀牛》

 

不是他畫的那隻(語畢,哄堂大笑)

 

就是因為他畫了那隻犀牛我才來看這齣!

我去年 11 月看到臺中國家歌劇院的廣告就想到鄭允浩!

浩飯必看《犀牛》啊!

 

鄭重跟各位介紹來自法國...嗯...來自法國哪裡...

 

法國巴黎市立劇院首次來台

20 世紀荒謬劇大師尤金・尤涅斯柯(Eugéne lonesco)代表作

巡演 13 國家 35 城市

 

(以上這些都不是我去看的原因)

(我只是看到犀牛就想到鄭允浩所以非常好奇)

(前一天還特地看林懷民跟導演伊曼紐・德馬西-莫塔對談)

 

Rhinocéros 犀牛

20161120台中國家歌劇院犀牛.jpg 

 

《犀牛》去年 11 月在臺中國家歌劇院的中劇院演出 3 場

全長 110 分鐘 無中場休息

每場演前半小時有導聆

 

演前導聆真是就感心欸

林懷民跟導演Emmanuel Demarcy-Mota的對談很深刻

一開始我是因為鄭允浩畫過犀牛對犀牛特別有好感

沒想到此犀牛非彼犀牛(茶)

 

《犀牛》宣傳單很精緻 一看就知道是犀牛

相較之下鄭允浩畫的犀牛太抽象了 犀牛角看起來像犀牛的牙!

他不說誰知道那是犀牛啦!

20161120台中國家歌劇院犀牛2.jpg 

 

中劇院的椅子有美麗的紋路

看起來就像犀牛的皮(我真會穿鑿附會) 

20161120台中國家歌劇院犀牛3.jpg  

 

宣傳單根本就是一隻犀牛來的(是要介紹幾遍?) 

20161120台中國家歌劇院犀牛5.jpg  

 

翻開免費索取的節目單 重看一次劇情簡介

 

男主角名叫貝朗傑(導演說這個名字的發音另有意涵)

貝朗傑有一個朋友:尚

貝朗傑有一個女友:黛西

貝朗傑還有一群出版社同事

 

故事的最後 所有人都變成犀牛

除了那個說要堅持到底永不投降的貝朗傑

貝朗傑要當碩果僅存的人類

 

(((((((啊)))))))

 

這裡的犀牛跟允浩畫的犀牛完全不一樣啊~

實在是太特別的經驗

20161120台中國家歌劇院犀牛4.jpg

 

東方神起改組後 允浩跟昌珉一起上綜藝節目

在非常搞笑的狀態下畫了犀牛

 

有多搞笑呢?

他自己把那幅畫公開的時候都忍不住笑場

一臉「我是在畫什麼啦!」的表情

除此之外 也有粉絲大站把犀牛做成周邊 有夠促咪

就憑這個緣分(?)

浩飯很適合來看《犀牛》

可惜演出已經結束(我是在講去年的事情嘛!)

但如果各位浩飯有興趣讀劇本 不妨去找找看

 

大家覺得允浩像不像犀牛呢?

我覺得他很從眾 但他也不從眾

看妳用什麼標準看他

 

如果不那麼堅持某些價值 也許他會好過一點

有委屈就說出來 幹嘛維持和諧

做太累算一算划不來就走人 何必在乎那些框框

談戀愛就高調公開 粉絲有問題是粉絲的問題

誰對我不好 誰傷害我 絕對追究到底

現在還流行忍耐嗎?

允浩你到底在堅持什麼?

 

《犀牛》的開場白很吸引我

現在當然是沒辦法把整段默寫出來(妳法文系?)

那段開場白陰陰暗暗 讓我聯想起舊時的街道跟生活氣氛

 

「我比較喜歡暮色......」

 

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站在沒有過多擺飾(已經有三個大貨櫃了XD)的舞台

文字、聲音與布景在這個舞台巧妙結合

順利帶出一股灰灰的孤寂感

 

會不會有人害怕這種孤單的感覺就改變自己的想法呢?

改變以後 就真的不寂寞了嗎?

 

要是當年允浩畫的不是犀牛而是河馬我就不會來看了

《犀牛》提出的問題真是耐人尋味啊!

所以該感謝允浩當年畫了犀牛嗎(並不是)

 

應該感謝臺中國家歌劇院安排了這個節目

能讓《犀牛》韓國公演一結束立刻飛到臺灣真是不簡單

敝人不才 至今沒去過法國 法文也不會講

能在臺灣看見《犀牛》真是機會難得呀!

20161120台中國家歌劇院犀牛1.jpg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