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是一個人完成的創作

實際上有另一個人與她相互扶持

這種相處模式很稀奇

因此他們的故事我無論聽幾次都不會膩

 

有一天她做了一個夢

夢醒後她告訴首席家庭助理 她又有想法了

首席家庭助理說:「又來了。」

 

又來了不好嗎?

 

不 這不是好不好的問題

問題是她幾歲了?

 

創作的過程對她的身心狀態是一大挑戰

在她的世界 排練等同正式演出

排練要釋放更多能量 到了正式演出要是打折才會有剩

還有 她不表演 表演是假的 她是原創

 

身為錢嫂 我也想聽他談錢方面的事情(挺)

例如對票房、票價、知名度這方面有什麼看法?

是否很洋洋得意或樂在其中呢?

熬了一輩子 要是為此自滿我也覺得正常 甚至是應該的

不然為什麼要熬?

如果這些都沒有那熬這個(哪個?)的樂趣在哪裡?

我看到好多人到了他們這個年紀就開始炫

有得炫也很了不起啊不是嗎?

 

可是我聽他講完只覺得一切沒什麼好標榜

 

沒有什麼好驚喜的 因為沒有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一切是胼手胝足開創累積而成

也曾有莫名其妙落空的時候 這時就學著調適

 

到了這個年紀回顧人生 可以跟大家分享很多經驗

他隨便講一個真實故事都讓人聽得津津有味

並不是因為他們有成就所以值得一聽

故事的好壞不是以主角的成敗決定

而是故事情節充滿活生生的人

 

我最感動的是那個跟五節芒有關的故事

 

失而復得的五節芒 是上天的恩惠

有了這些五節芒才能去亞維儂

當年出發前那個心急如焚啊!

還有後來看到五節芒時激動落淚的心情!

無限滋味在其中

可見辛苦創作並不是為了熬一個逢人就炫的虛名

創作是自己怎麼跟自己交代的問題

 

她說:「這次我想用亞維儂的芒花。」

 

最近我莫名想起她那句話 愈想愈感動

一種無以名之的感動

感謝她「終於來了」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