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天到國家音樂廳看北市交(TSO)《海頓與艾爾加》音樂會

海頓我聽過

艾爾加(Edward Elgar)則是第一次聽說

既然這樣為何臨時決定去看?

因為林慈音有推薦呀!

偶然看到她說這次邀請的次女高音 Renata Pokupić 聲音很特別

我想那去看看好了

20170507TSO海頓與艾爾加.jpg  

 

音樂會分為上下半場 上半場是莫札特與海頓 下半場是艾爾加

 

這次的曲目是:

1.莫札特:"Idomeneo", Ballet Music, KV.367

2.海頓:Scena di Berenice, "Berenice, che fai?"

3.艾爾加:Symphony No.2 ub E-flat Major, Op.63

次女高音這次演唱的就是海頓的清唱劇《貝芮妮絲》-「你意欲何為?」

20170507TSO海頓與艾爾加2.jpg  

 

那妳說版主 妳什麼時候這麼會 什麼都看得懂?

當然不是我翻譯的

我是引用 TSO 節目冊陳樹熙先生的翻譯 

 

我趁中場休息時間花 50 元買節目冊來看(為何老覺得之前買過?)

因為聽完上半場想知道一些事情

20170507TSO海頓與艾爾加3.jpg  

 

對我來說這應該是今年上半年最特別的聆聽經驗

其他兩首曲子不談

就次女高音演唱的部分 真的很神奇

 

講出來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要講)

音樂會開始前我才匆匆進場 沒有仔細看曲目

又進入「一張白紙」模式

只能告訴自己待會聽起來聰明聰明的應該就是莫札特(?)

其他就隨緣

 

第一首曲子(後來才知道就是莫札特!)演奏完之後

樂團等了一段時間才進行第二首

我一度以為是不是有什麼突發狀況?

正探頭探腦(坐在 3 樓是能探去哪裡?)

就看到次女高音 Renata Pokupić 一襲綠色削肩禮服登場

 

當下我沒什麼想法(翻譯:當下頭腦一片空白)

也不知道她即將演唱什麼樣的作品

但是她一開口我就被吸引住了

 

小的不是聲樂系 只是某一天突然開始喜歡聽聲樂

不知道人們通常如何形容次女高音的聲音

但我覺得這位次女高音的聲音聽起來軟中帶硬 很有原則

 

歌詞不知道什麼意思

但聽起來...這個人好像不太高興啊!

喔不對...豈止不太高興...

這個人是不是快瘋了?

 

Renata Pokupić 演唱時會有一些動作和表情

但讓我感受到那股瘋狂氛圍的並不是她的動作或表情

是她的聲音

 

為什麼這個角色的情緒這麼起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於是中場休息時間就去買節目冊

一看 竟然被我猜中了(好有成就感XDD)

 

要是能讓 Renata Pokupić 唱更多曲子該有多好啊!

可惜這次她只出現一次 而且時間不長

 

回家之後跟朋友聊這次神奇的經驗

某友才只說了一句話

才只說:在某些領域,感動是需要資格的。

我說我才不管什麼資格咧XDDDD

貝芮妮絲一聽就知道歇斯底里了你還跟我說感同身受需要資格XDD

你就繼續困在你的資格裡吧!

 

最近驚覺古典音樂處理感情問題的比例超乎我想像

我偶爾會遇到聽完之後一臉問號的曲子 只是我不講而已

但更常聽到讓我重新整理情緒的曲子

我不必有類似經驗 卻能藉由曲子感同身受

古典音樂的世界真奇妙

難怪從 8 歲到 88 歲都在聽

下半年甚至會有高齡近百歲的外國鋼琴家來臺灣開獨奏會

一生與鋼琴不離不棄 是怎樣的人生呢?

 

這幾天最大的樂趣就是比較不同版本的 Berenice, che fai?

一場音樂會能讓聽眾帶走一首歌反覆咀嚼 也算是成功了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