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開春以來好幾個重量級舞團或劇團登台演出

寶寶驚訝 但寶寶不說

寶寶默默關注平常就有關注的 其他就斟酌看

 

那你說版主 你斟酌什麼呢?

斟酌時間呀 主要還是時間的問題 不然你以為我斟酌票價嗎?

對我就是在說簡珮如這次跟瑪莎葛蘭姆舞團一起登台

但我都沒空去國父紀念館看 就一場都沒看(哭)

 

可是我有把握到碧娜鮑許的《康乃馨》喔!

片岡愛之助的...應該說三谷幸喜的《變身怪醫》我也有去看!

 

以下要講的就是今年到雲門劇場看雲門 2 春鬥的心得(喂)

2018雲門2春鬥節目單.jpg  

 

好啦~親戚不計較啦~

先讓我講今年雲門 2 春鬥的心得(這語氣...有誰在期待你的心得文膩?)

因為我老是想到冠

 

才華是沒辦法培養的 才華也無法訓練

才華只能被發掘

冠就是那個被發掘的才子

 

我有一個很常跟我嘔氣也很愛跳舞的舊識

她有一年去看冠的《我知道的太多了》

回來之後在臉書拼命宣傳 有夠認真 巴不得叫全部好友都去看

但我沒去

她愈鼓吹我愈不去

不是嘔氣 而是因為我看到介紹文覺得這作品力道太強 不是我可以承受

然而一個陌生的名字可以被我那位舊識如此推崇

我當時就想 嗯 這個劉冠詳應該有兩把刷子

但我還是佩服他就好 先不用去看他的作品

 

到了去年 2017 年

冠跟雲門資深舞者邱怡文合作《棄者》

我一看有邱怡文就想說哇這真的很厲害啊啊啊!

但看到海報覺得這作品力道太強 不是我可以承受(這話好熟啊!)

我當時就想 嗯 這個劉冠詳應該有兩把刷子

但我還是佩服他就好 先不用去看他的作品

 

之後某一天 我到雲門劇場看陶身體劇場的《6&7》

黑暗之中我看到對面坐著一個長得很像冠的人(那時候快散場了)

 

是他嗎?

他也會來看其他編舞家的作品嗎?

 

我想起自己三番兩次沒看這位編舞家的作品 到底什麼時候才要看?

不然就等他參加雲門 2 的春鬥吧!呵呵!

 

結果他今年就參加雲門 2 的春鬥了

 

那我不得不看了(喂!沒禮貌!)

 

我真的有點害怕 因為這個編舞家給我的感覺是他太真實

像我這樣假掰的人 可以接受舞台上堆疊美麗 卻不太能接受揭露真實

舞者沒表情 ok

舞者燦笑 ok

舞者哭 ok

 

可是舞者猙獰呢?

猙獰就 hen 不 ok

看起來變態變態的我不能接碩

 

結果這次冠的作品就叫《變態》

 

而且我是進場才知道作品名稱(以前就喜歡維持一片空白的狀態進劇場)

而且我坐在前五排 我一度以為自己坐錯位子 票明明我自己買的

這麼近 真是夠變態了

 

怪誰?

也只能故作鎮定

 

一開場就是一片黑

然後燈光出現

我看到舞者身上的衣服 覺得那材質很緊繃又很隔離

 

紅色 藍綠色 白色斜裙子

還有透明短褲(我以為是編舞家親自登場)

無論哪一種都很緊繃又很隔離

欲界的糾纏令人不得解脫

 

我一邊看一邊想:這種舞只有冠編得出來。

 

不信你去看舞者的表情

只有冠編的舞會有這種表情(你才看一齣耶小姐)

 

那不是掙扎

那是釋放

 

旁若無人的時候你就是那個表情

如果有人你就又端起那個架子

於是你每天只有兩種模式可切換:要不就猙獰,要不就假掰。

你怎麼解脫?

你根本不得解脫

你找不到其他模式可切換

現在你知道了吧!

 

那個燈光設計讓我愈看愈有滋味

倒不是因為像在偷窺(雖然節目單有這樣寫啦~)

而是覺得這燈光神通廣大 一個燈箱怎麼照得這麼遠

覺得很新奇(燈光設計是柯幽根)

 

中場休息時間我忍不住把心得寫在節目單的內頁

在劉冠詳的名字旁邊寫:才華無法外借。

 

其實我後面還寫了別的但暫時不要講粗乃(喂)

我想日後多看幾場來應證我的觀察(我的觀察啦!)

但冠在我心中真是數一數二數到三不管數到幾都是排名第一

是冠軍的冠無誤

 

生命歷程經常是不太酥湖的(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囉!)

讓人看了很酥湖的舞不見得值得回味

遇到刻意營造悲壯感的 又讓人不忍卒睹

劇場、舞台 並不是販賣感覺的地方 而是讓人把感覺找回來的地方

你沒有感覺就說沒有感覺

你有很多感覺就要懂得處理你的感覺

在這方面我覺得冠是佼佼者(哪方面啊?)

我是說他很擅長讓人把感覺找回來

 

那你說版主 找回感覺又如何?

 

找回感覺你才能面對自己

否則 無法面對自己 整天往外看

你以為你看得完嗎?

 

這是冠的部分(你寫太多了會不會?)

 

下半場是人稱蔡柏的蔡柏璋(語氣裝熟)

 

在這場之前我完全沒接觸過他的作品(我沒接觸過的很多)

趁中場休息時間看節目單 聽說此人是導演 應該說演編導三合一

這次的作品叫《Aller Simple》 中譯:單程票

舞台開始架設 我看到舞者走出來

但我不在乎(喂)

 

在此同時 後排的觀眾顯然對蔡柏很有研究

開始興高采烈聊著他們知道的事情

我聽一聽想一想 聽一聽想一想 再看看節目單

有點想轉過去叫他們閉嘴(但我沒這麼做,這是中場休息時間)

 

舞者開始吃番茄了

舞者聊天

舞者都不舞者了(喂~)

 

開始了

 

我注意到舞台上有一個人 他坐在輪椅上 始終沒融入整個舞台

我確定他不是觀眾亂入

但他未免太邊緣了 他是怎樣啊?

 

舞者們一邊跳一邊唱(有點像音樂劇)的時候我注視著那位邊緣人

他就是坐在輪椅上笑笑看著這些人

我一直在想:先生,你的戲份會不會太少?

 

沒多久他開始吃番茄

原來他也有一盆

 

他一直吃番茄 一開始小口小口吃 後來愈吃愈大口

弄得手上都是番茄汁

他默默滑著輪椅到舞台邊邊把手擦乾淨

我一直看著他 其他舞者在做什麼我不是很在意

 

怎麼會有一個這麼邊緣的人都沒人注意到呢?

完全沒人跟他互動

那他在舞台上做什麼?

 

不過 蔡柏給了這個人一個舞台

應該說他創造一個這樣的人讓觀眾看見

如果沒看見就算了

可是他仍然存在 無關乎你是否看見

 

這場結束(蛤?這麼快就講到結束!)

這場結束有演後座談 我始料未及

當初不是為了這個原因才買 4 月 22 日這場 純粹因為時間允許

於是我有點意興闌珊(?)參加演後座談

因為我覺得編舞家們已經講得夠清楚了 不用再談了吧?

 

從演後座談可以發現很多人關注蔡柏的番茄(什麼啦!)

就是他在《Aller Simple》大量運用番茄這個蔬菜水果(到底是蔬菜還是水果?)

很多人問這到底什麼意思?

其實我覺得他如果要用桂圓也沒關係 我也不會問

頂多覺得吃這麼多桂圓會不會剝殼吐籽很麻煩 桂圓很上火之類的

 

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們問~問~問~

編舞家們就答~答~答~

 

過程中我一直想起舞台上那位坐著輪椅看著全場的舞者

沒有人問到他

我也不問

只是你看蔡柏回答問題的樣子就知道他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你如果問 他可能也會回答你

但你看了半天就只是要得到一個標準答案嗎?

 

我還想起那位拿著一疊稿子在麥克風前大聲朗讀的舞者

他最後走到舞台最邊緣處 打開窗子看外面

這個作品就結束了

舞者謝幕時我看到他眼上的淚痕(坐前五排就是看得這麼清楚,版主哩金變態)

然而我不像他哭了出來 畢竟這一幕沒有觸動我什麼

但這一幕給了我一個很鮮明的畫面

 

黑暗的舞台 窗外是明亮的草地 你站在窗邊背對觀眾看自己的景色

 

雲門 2 春鬥結束之後我一直沒空寫心得文

好在心得文也不是為誰而寫 只是為自己而寫

沒有業績壓力你就盡量放著吧(並不是)

 

直到有一天我在黑暗中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功能......

啊!這不就是《變態》的燈光嗎!(並不是好嗎!)

突然會心一笑有沒有

原來是這種感覺啊(什麼感覺啊!)

然後拿著亮燈的手機晃來晃去這裡照照那裡照照

 

現在回想起來這應該是我今年第一次踏入雲門劇場

劇場還是那麼生意盎然

2018雲門2春鬥.jpg  

 

有些地方好像做了改變 比如階梯多了椅子

還是說階梯本來就有椅子只是我以前沒注意到?

花語餐廳倒是換成了星巴克 這是很明顯的改變 

2018雲門2春鬥.jpg

 

這次意外發現荷花池有很多蝌蚪 旁邊很多小孩蹲在那邊看

真的是小孩子 學齡前幼兒的那種 爸媽講什麼都當真

有家長還跟小孩說你要是抓一隻回去就可以養旅蛙了(什麼啦!)

生命生生不息

2018雲門2春鬥.jpg  

 

這次來特別有一種感覺:雲門劇場是時時刻刻在新舊交替的地方

說沒變的確沒變

說變了也是變了

2018雲門2春鬥.jpg  

 

演出前看看劇場門口的樹正在抽新芽

新芽會長成什麼樣子 新芽內心想些什麼 沒有人知道

但是不管怎樣就是繼續培養

這是作為土壤的本分與態度

所以要忍耐的事情很多(突然感慨起來有沒有)

沒有人肯定的時候就自己給自己比個讚吧不然呢?

不然你就森77不幹了是不是?那也不是你的風格嘛!

2018雲門2春鬥.jpg  

 

然後就看到我們懷民啊~(版主你這篇也介紹太多人)

林懷民今年(雲門45周年)要推出舞作精選

他前陣子才在國外又得獎

明年他就要退休了

我想起吾友敷敷那句話:「林懷民退休後現代舞的斷層要誰來接續呢?」

還是那句老話:「敷敷,你有進劇場的習慣嗎?沒有你是在問心酸的?」

2018雲門2春鬥.jpg

 

最近要說忙 是真的忙 但也真的不忙

迷妹人生還是持續在過

想看的能看的表演一場也沒有少看

遇到有共鳴的 會更加珍惜 也更加願意駐足停留

畢竟看任何作品都不是在看別人而是在看自己

再怎麼庸庸碌碌(欸)也千萬記得把自己拉回來

 

今年雲門 2 的春鬥也很精彩 衷心感謝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