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9 月 1 日(距今已快兩個月)我參加了一場對我非常有意義的音樂會

那就是金穗四十(浩飯表示:我以為你要寫東方神起最近 Tomorrow 日巡的事情)

金穗40海報.jpg  

 

我愈來愈覺得人生多變化

 

所謂變化不一定是講不好的事情

沒事突然有事 就是變化

這個事包含好事與壞事

 

8 月底我輾轉得知某個曖昧對象有事情瞞著我

他瞞著我的那件事被我猜中了

我真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悲啊各位!

就在這又喜又悲之間我還是高興的成分居多 因為終於可以不用猜了

但這也讓我心情失落了幾天

 

愛情不是問題 我沒那麼容易產生愛情

誠信才是

 

我一直問自己:為什麼他要這樣?還有,我想要什麼?

 

同時呢~我那段時間並沒有比較不忙!

真有一種內外交煎的感覺

 

就在這種心情背景之下我去聽了金穗合唱團這場音樂會

 

我票很早就訂好

因為我覺得自己心力交瘁 再不聽音樂我就要枯萎了

另一個原因則是這場音樂會的女高音是林慈音

 

大家(?)都知道 我版地位高於鄭允浩的就是林懷民跟林慈音

鄭允浩不用說了他跟沈昌珉短期內我看不會來臺灣開演唱會(掀桌)

懷民(跟他很熟?)的舞我要到 11 月才看得到

Diva 的音樂會我已經錯過好幾場(這陣子也錯過)有空還不去聽!

所以我當然要去

 

那天我真是人模人樣走進新北市藝文中心演藝廳 不知道的以為是親家母來喝喜酒

 

那你說版主,你至於嗎?是你要上台嗎?

我覺得自己有義務盛裝打扮

因為捲入曖昧 我都快忘記自己原本長什麼樣子 這實在很危險

快刀斬亂麻之後 我一心只想把自己找回來

我盛裝打扮是為了迎接新的自己

這事情處理好了讓我感到非常神清氣爽!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新北市藝文中心演藝廳

晚上拍照不清楚所以我沒拍場地外觀(你手機太差就不要牽拖)

是一個小而美的場地 重點是附近的豆漿店還滿好喝的(散場後我有去)

 

欸你不要小看這一點耶!

 

散場後沒有物美價廉的食物多令人阿雜大家有所不知!

你有沒有吃過高單價還原果汁搭配極稀微生菜三明治的音樂會輕食組合?

你若吃過就會知道我在講什麼(沒吃過的不用懊惱,沒吃過比較好)

所幸 在新北市藝文中心演藝廳這個地方 散場後你還是有得吃的

這是一個從裡到外都非常實在的場地

因此(?)我對它的第一印象很好

 

金穗四十的音樂會分為上下兩場 中場有休息

 

上半場是由我版地位高於鄭允浩的女高音林慈音演出

下半場是由次女高音翁若珮演出

 

上半場的曲目是 John Rutter 《Magnificat》 譯:聖母尊主頌

下半場的曲目是 Edward Elgar 《The Music Makers》 譯:作樂之人

 

這兩首曲子我都是第一次聽

 

我想特別分享第一首曲子的心得

不是因為那是林慈音的場(翁若珮我也很喜歡好嗎!)

而是因為我中場休息時間去買節目單

我發現上半場曲目的內容跟我聽到的感受竟然十分相近

這件事給我很大的啟發與感動

畢竟我心路歷程(請看本文一開始那一長串絮絮叨叨)是這樣

 

當我那天進到音樂會現場 一身親家母打扮坐在位子上 聽到這首曲子的時候

 

我突然領悟到快樂是有分層次的

你值得體驗哪一種層次 是看你自己 不是看別人

因為這完全取決於你自己做的決定

 

不要追求表淺的快樂而忽視其中的本質乃是痛苦

更不要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

老生常談對吧?

但試探與誘惑出現的時候你未必會記得這個原則(茶)

因為你總是不想等

外表喜歡的一經過眼前就想立刻抓住 不太思考後果

吃不到的總覺得最好 忽視實際的需求

 

我也感受到愛

 

愛帶來的應該是自由與放鬆 而不是爭奪

愛的概念裡沒有所謂戰利品或俘虜 你不要把愛與戰爭混為一談

 

搶來了很高興是嗎?

你也知道怎麼來的就怎麼去(你真該慶幸自己想過這句話)

而且想想另一個跟你一樣無辜的人 怎麼忍心傷害他?

不要那麼沒耐心

 

音樂會結束之後我請某位女士幫我拍照 畢竟難得一身熱鬧(?)登場

拍完照我看她怎麼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還以為接下來有簽名會(欸)

於是我問她為什麼好像在等人?

 

她說:我在等我先生,因為我先生今天有上台。

 

哇啊啊所以我是請誰幫我拍照啊真是沒禮貌耶不好意思!

是說這位太太您為什麼可以這麼氣定神閒說這句話啊XDD

一點架子都沒有XD

 

兩個月以後的今天我才終於有空寫心得文

那份感動並沒有因為時間的關係消散

金穗40.jpg  

 

實實在在被愛 實實在在去愛

愛是永不止息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