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懷民執導、呂紹嘉指揮、浦契尼的歌劇《托斯卡》台北安可場圓滿成功

當左涵瀛飾演的托斯卡一躍而下 大鍵琴整排變紅 燈光一暗我就忍不住激動鼓掌

我起碼拍手拍了八分鐘沒停

 

為什麼要拍手拍這麼久呢?是不是想成為拍手達人?

 

不 各位

這是因為我真的很激動

此劇讓我內心波濤洶湧久久不能自己

錯過台北場的捧油請把握接下來的屏東場及中壢場好嗎?

 

開場第一個亮相的是飾演羅馬共和國領事 Angelotti 的羅俊穎

一聽到羅俊穎的聲音我整個人都活起來啦!

他在第三幕則飾演獄卒 這次是身兼兩角但分得很清楚

 

我看的這一場托斯卡是由左涵瀛擔綱演出

之前 NSO 推出浦契尼歌劇三部曲時在《外套》看過她

那次她飾演不安於室的船家老闆娘

我好喜歡那次演出 從此對左涵瀛印象深刻

 

托斯卡的畫家情人卡瓦拉多西則是由鄭皓允(不是鄭允浩)飾演

我本來買的是孔孝誠出演的場次

但最後看的是鄭皓允的版本

看完以後最喜歡他的表情與肢體動作 

 

至於拿《奧泰羅》的亞果自比的斯卡皮亞

安可場是由 Lucio Gallo 飾演

他唱超好 整個人散發熟齡男子特有的魅力

正所謂人帥益生菌、人醜大腸桿菌

在這種邏輯之下這樣一個反派各位還忍心討厭他嗎?

可惜我們家卡妹愛的是阿卡

斯斯 為何你不懂 強摘的果子不甜

何必苦苦相逼 逼得卡妹為了阿卡給你好幾刀呢?

 

總之我超喜歡安可場的卡司!

每一個演員都是主角!

NSO林懷民托斯卡2.jpg

 

這次我一開始買了兩場、後來臨時有事全部退掉、最後又買了安可場

把票全部退掉的時候曾經想過乾脆不要看了

還好終究因為良心過意不去(?)硬把時間擠出來看了安可場

不然我就錯過一場可以深深思考細細品味的音樂會

這一買一退又一買的過程實在太驚險!

 

對了 再次呼籲大家

台北的三場演出雖然都已圓滿落幕 然而

3月8日屏東演藝廳

NSO林懷民托斯卡4.jpg

 

3月15日中壢藝術館音樂廳

NSO林懷民托斯卡3.jpg

 

這兩場大家還是可以好好把握!

 

各位 有些事情因為你不知道那是什麼所以會覺得錯過也沒差

不看又怎樣?

看了又怎樣呢?

是不是這樣?你是不是有時候會這樣想?

 

對 不看是不會怎樣

例如版主我 我看是看啦 看完煩惱也沒有變得比較少

但是看了以後你會開始思考一些事情

關於朋友之間的義氣

關於伴侶之間的信任

關於你要不要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以及 為了堅守原則而有所犧牲到底值不值得?

 

這齣歌劇有愛情的成分

可以看到女主角托斯卡對感情有強烈的不安 多疑 善妒 敢愛敢恨

但這齣歌劇不是只能從愛情視角來欣賞

你也可以說這齣歌劇在講一個人如何貫徹他的原則

無論這個原則是關於感情或人際相處 

 

這次演出共三幕 有兩次中場休息

每次休息時間我對托斯卡這個人的感想都不一樣

 

第一幕結束的時候我深深覺得愛一個人遠不如相信那個人 

情愛是一種很自私的感情

唯有我愛你的時候你才算是個咖

一旦我不愛你你就什麼咖都不是

各位迷妹是否覺得這跟追星的道理很像?

沒錯 追星就是這樣 但其他事情方面也是這樣

所以愛一個人雖然是很高尚的情操 但光有愛是不夠的

除非你的愛包含信任

 

為什麼我會這麼感慨呢?(沒人好奇)

 

你自己看第一幕

美麗的歌劇女伶托斯卡 他不相信他男朋友阿卡沒別的女人

看到阿卡畫別人 卡妹就森氣氣

阿卡說不是啊我就只是畫個畫 我畫別人但我心裡想的是你

卡妹說好啊那你把畫中人的眼睛畫成黑色的我就相信你

 

阿卡:.........

卡妹:眼睛畫成黑色的我就相信你呀!

阿卡:................

卡妹:(臨走前再次提醒)眼睛畫成黑色的喲!黑色喲!

 

其實托斯卡並不知道阿卡面臨的是更大的問題

我們安哥(誰啊)躲在後面都準備穿女裝了(安哥是為了逃跑)

這件事比阿卡畫的是誰更重要

對阿卡來說 安哥的變裝秀(並不是)才是阿卡真正的心事

然而因為托斯卡的個性讓阿卡無法據實以告 導致阿卡這邊也是心事重重

如果托斯卡願意給阿卡多一點信任

托斯卡情感上會少受很多折磨 阿卡也更能暢所欲言

但話說回來 這會不會也是因為阿卡無法給托斯卡足夠的安全感呢?

這對卡式情侶(我還投幣式情侶咧)真的應該好好溝通

這是我對第一幕最大的感觸

 

此外 第一幕也有一個讓我覺得非常美的地方

在第一幕時我們可以看到托斯卡捧著花走進教堂準備獻給聖母

托斯卡一邊走 花瓣一邊掉個幾片下來 畫面真是自然、真是美

虔誠的托斯卡全神貫注做自己的事情

遠遠站在她背後用無比熱情眼神看著她的 是她的畫家情人阿卡

這一幕深深觸動我

 

身為觀眾 旁觀者清

在我看來卡妹何需不安?

她的畫家情人對她可是一往情深!

但卡妹的嫉妒心就是會讓她心慌意亂、看不清事實

 

所以我才覺得愛一個人遠不如相信那個人

情愛出於自私

相信則出於無私

無私的大愛怎麼說都比有所求的小愛來得雋永 不過也少了一點繾綣就是了

看你要的是哪一種 有些人就是喜歡愛得轟轟烈烈

 

至於第二幕卡妹手刃斯斯(剛才就想問這是誰)那一段看得我膽顫心驚

斯斯也就是斯卡皮亞

一個身穿全套西裝看起來人模人樣(只是看起來)的傢伙

他對托斯卡提出的要求我一點都不想重複一遍

 

對了 故事到這裡雖然是令人氣憤

但也要誇獎一下配樂(什麼配樂!NSO 的音樂也是主角!)

還有斯卡皮亞獨白時跟他一起大合唱的那個場景

那是人性與神性的平行

人在逞一己之私欲時特別擅長為自己找理由說自己也是正當

其實根本就不正當 只是在那邊討價還價

不要以為真理可以被討價還價

真理就是真理

 

托斯卡遭遇的困境 即使到了現在還是很多人會遇到

因為這種利用權勢、趁人之危而想入非非的事情從來沒有少過

歌劇裡的托斯卡雖然是女性角色

然而托斯卡困境絕對不是女性的專利

 

歌劇裡的托斯卡用了極端手段 以「給斯卡皮亞好幾刀」結束這回合

現實生活中的托斯卡有沒有不要這麼兩敗俱傷的選擇?

 

如果你身邊有托斯卡跟你講這件事

說他有一天去拜託斯卡皮亞 結果斯卡皮亞大言不慚開這種條件

你會怎麼回托斯卡?

 

如果你是阿卡 你女朋友托斯卡跟你說這件事

你會先問你女朋友什麼問題?

 

如果你 94 托斯卡本人 你會怎麼辦?

 

如果你既沒有托斯卡這樣的普通朋友 也沒有這樣的伴侶 你也不是他本人

單純以一個路人看托斯卡

你怎麼看他以及他的處境?

 

對了 說到第二幕 怎麼可能不提那首歌呢?

 

但我就沒有很想提那首歌(喂)

你從整個脈絡去看就覺得那首歌沒什麼好特別提出來的(喂)

我意思是 那是那個階段必然產生的一首曲子

重要的不是那一首曲子 而是那整個脈絡

 

那首歌是哪首歌?

那就是:為了藝術為了愛

 

論詠嘆調的存在感我覺得強尼史基基的親愛的爸爸還比較有存在感

沒聽過歌劇都聽過親愛的爸爸

 

然而 為了藝術為了愛卻問了觀眾一個很好的問題

好啦至少我在聽的時候覺得這是個很好的問題

那就是:你行善且虔誠,是為了什麼?

 

托斯卡說他一路走來沒傷害任何人

他信仰虔誠

也自認是個善良的人

為什麼卻受到這種回報?

 

從古至今 不是只有托斯卡有這種疑問

托斯卡這首著名的詠嘆調讓人思考:你怎麼看「人善被人欺」這件事?

 

曾經有一個很氣餒的夥伴跟我說

他不太認同慈悲沒有敵人 他比較認同防人之心不可無

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

因為我自己在那個情境也充滿恐懼不安

 

然而 跳開那個情境看 這兩者的差別是什麼呢?

是「希望」

 

不只是對別人懷抱希望 更是對自己懷抱希望

你相信自己有能力轉變這一切嗎?

如果你內心夠強大 你就會相信

而內心有多強大正來自於你有多慈悲

 

只可惜 遇到事情的時候 恐懼與不安往往淹沒一切

載浮載沉之際早已嚇得全身發抖 又怎能冷靜思考?

於是很多人會選擇用防的

愈防心愈恨 心愈恨 人就愈鈍

到後來讓敵人稱心如意的居然就是你自己

 

第三幕就是尾聲

最後托斯卡發現被騙 接著又被圍捕 於是他一躍而下

 

飾演托斯卡的左涵瀛在舞台上發揮得淋漓盡致

我朋友隔天一大早還特地跑來找我聊心得 再三誇獎這位女高音

我說我早就說了嘛一個左涵瀛一個羅俊穎呀!

他說一開始的安哥也很棒

我說:飾演安哥的就是羅俊穎啊!後來打牌的獄卒也是他呀!

他點頭如搗蒜

 

直到托斯卡一躍而下之前他都沒有向自己的原則妥協

托斯卡性格之剛烈 不言可喻

這並不是缺點

只是一切都令觀眾感到沉痛與惋惜

 

之前參加過一場關於浦契尼的音樂會 主要是介紹他歌劇裡的女性角色

當時有人說浦契尼歌劇有時候很灑狗血 不輸現在的連續劇

那麼 從戲裡看人生

當托斯卡困境現前 能不能找到不同的處理方式?

浦契尼已經在歌劇裡寫了一種方式

現代人有沒有第二種、第三種乃至於更多種解決方法?

 

舞台上的擺設 除了第一幕稍微有其他布景以外 接下來只有一桌二椅

這一桌二椅幻化出各種情緒

令人低迴不已

NSO林懷民托斯卡1.jpg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