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巧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正在吃木瓜

臺灣的木瓜真的沒話說 又香又美味

 

週休假期 除了運動以外 我到電影院看了第二次 KANO

跟上次不同 這次不是自己一個人看 而是大力推薦別人看並且自己也看

(電影院的大型看板也做得超好)

KANO.jpg  

 

對方說:「妳已經看過了,有必要再花一次錢嗎?我自己去看就好了。」

我說沒關係 我可以看第二次沒問題

因為我知道對方內心動搖

我一定要確保對方有去看 KANO 而不是看其他電影

 

開玩笑 住美國的朋友說他們夫婦倆超想看 KANO 都沒辦法看

我們在臺灣可以每個禮拜天天看(這太狂熱)還不把握機會啊!

懂不懂知福惜福啊蛤!

 

而且我根本就很想看第二遍好不好!

這次不讓我看 我也會另外找時間(平日更便宜)自己去看第二遍啦!

 

不要跟我講什麼省錢不省錢

如果我明知道是好電影卻不支持 那我要支持什麼樣的電影?

進電影院看電影就是給好電影最大的肯定

 

所以我們就去買電影票了

 

電影院的人說:「如果不坐邊邊的話,只剩下前三排喔!不然就要看下一場。」

下一場是三個多小時之後 怎麼可能

問了一下 確保視線不會太斜 我們就買了那兩個邊邊的位子

 

然後再到附近的夜市大吃大喝

 

味噌麵南瓜椰奶麵素雞炸過才滷好內行

絲襪奶茶好好味

凍檸茶應該也不錯但等一下要喝免費汽水喝不下先這樣

炸地瓜圓雞蛋糕玉米起司可麗餅不要沙拉胡椒可以謝謝

現削水梨一大盒

 

電影要開演了 三個小時的電影我們都應該先去洗手間

電影要開演了 我去換免費汽水跟甜爆米花

電影要開演了 叫對方不要等我先進去看電影啦反正我知道一開始演什麼

 

電影就在該戲院應該是數一數二的大廳上演了

 

等我走到位子上才知道不需要沿路打擾這麼多人

因為我們那個邊邊的位子旁邊就有走道 直接走過去即可

然後爆米花傳來傳去傳來傳去打翻了一半

 

就在同一時間我發現前三排居然都坐滿了

有沒有搞錯?第一排也都是人!

前三排的位子明明超近的大家真是有情有義啊!

 

 

折騰一陣 終於可以靜下來看電影

錠者已經在火車上了:「到嘉義叫我一下。」

 

 

KANO這部電影好特別

這次看的感覺跟上次看完全不一樣

是「完全不一樣

 

第一次看是感動 

第二次看則是感觸良多

 

我實在太不了解臺灣歷史 就算拍真的給我看 我都以為是虛構的故事

這已經不是比扯鈴還要扯

這簡直是有一點悲哀

人了解自己生長的土地的歷史是應該的吧!

KANO2.jpg  

 

蘇正生前輩的事蹟最讓我印象深刻

 

蘇正生前輩當年真的有打到甲子園的全壘打牆 並且簽名

為什麼我第一次看的時候竟誤以為這只是故事情節而已呢?

這是真實發生過的啊!

 

還記得第一次看完KANO 回家去批踢踢電影版看其他人分享心得

 

有一個網友說他小時候真的看過蘇正生本人

非常高大 跟當時年幼的他比起來簡直是巨人 他根本不知道眼前這個人是誰

當時蘇正生說要教他打棒球 他說他心裡雖然害怕但還是答應了

 

蘇正生不是突然走出來要教這個網友打棒球

當時是日本電視台採訪蘇正生 後來節目就以這種對談的方式錄製而成

蘇正生後來還向日籍攝影師借筆在那位網友的棒球手套上簽名

 

那位網友說 當年蘇正生主動從他手中把棒球手套拿過去簽名

年幼的他本來不願意 卻又不敢反抗

因為蘇正生實在太高大了 網友擔心如果拒絕會被眼前這位巨人捏扁

 

回到家後 年幼的他很想把手套上的簽名擦掉

可是怎麼擦都擦不掉

他心想日本的筆是不是很厲害啊為什麼墨水都擦不掉咧?

 

於是那位幸運的網友家中就有了蘇正生親筆簽名的手套

有圖有真相 他還上傳手套的照片給大家看

當時我看了心裡很感動

 

看了第二次KANO之後 重新回想那位網友寫的文章

我心裡豈只感動而已

又羞愧(有眼不識泰山)、又佩服、又崇拜

 

KANO在公車上也有宣傳片 導演馬志翔跟監製魏德聖都有接受訪問

魏德聖監製說出了KANO感動我的主因

 

先聲明一下:

我不是電影公司派來宣傳的蛤~

我沒辦法逐字逐句好像在公布新聞稿一樣的講內容蛤~

這裡只是講大意蛤~

KANO3.jpg  

 

人處理失敗的「態度」遠比失敗的「結果」還重要

 

嘉義農林當年在甲子園拿到亞軍 不是冠軍

可是我覺得他們好偉大、好值得學習 已經不是排名可以衡量

人最重要的不就是這種精神嗎?

 

魏德聖監製說他曾經是在關鍵時刻被放棄的人

我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件事情 但我在求學階段也有過類似的經驗

所以可以裝熟說我大概知道他的意思

 

根據我自己求學階段的被放棄經驗(聽起來複雜到有點了不起啊)

怪別人是一定會怪的(挺)

但更應該怪的是自己

 

別人放棄妳 難道妳也放棄自己嗎?

這個想法是讓我重新站起來的力量(發光)

 

別人有別人的好惡、利害關係、有因為妳自己的行為而形成的偏見

別人要放棄妳 妳真的管不著的

可以努力的時候妳沒有努力 等到別人耐心磨光了才挽留 有什麼用呢?

所以不要怨恨別人 別人不是聖人

 

如果妳還想站起來 不要以為怨恨會帶給妳力量

不然妳每天光氣就氣飽了真的

而且誰要聽妳抱怨?

現實一點的朋友不是怕惹麻煩乾脆不予置評 就是打哈哈不聽妳講話

 

不是不能抱怨 妳當然可以療傷

但妳也要知道 療傷是自己的事情

大家會在臉書按讚的多半都是誰跟誰又去吃了高級餐廳獲得小確幸這種事

妳抱怨那個放棄妳的人 有誰真正同情妳呢?

 

其實大家好奇的是:妳下一步怎麼走啊?

這件事情就算別人不好奇(因為通常不會好奇)妳也該為自己想想

重點是:妳下一步怎麼走

 

因此 想有所成就的人應該要自我努力 把注意力從別人身上拉回自己本身

不要輕言放棄 要保持樂觀

就像嘉農的隊員 無論輸贏都保持正面積極的心態

 

這不是做樣子 也不是過度誇張的正面思考

而是 根據經驗

只有這種態度能拯救曾經被別人放棄過的自己

 

想不到吧!能拯救自己的居然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呢!

 

感情上是這樣

學業是這樣

事業也是這樣

 

第一次看 KANO 的時候 我一直到最後都相信吳會勝投

因為平野的「木瓜說」總是在關鍵時刻出現

告訴我們不要怕挫折 有挫折才代表會成功

 

第二次看 KANO 的時候 我已經知道結果了

但當我聽到木瓜說的時候還是非常感動

到了那種境界 球員是否優秀 已不是比賽的勝敗可以評價

 

球者魂也 球員的價值在於他是否曾在球員生涯中投注自己的精神

我們雖然不是打棒球的人 但也同樣適用這個道理吧!

 

我對電影中出現的農田仍非常喜愛

即使是看了第二次也是一樣喜愛 或者應該說是更加喜愛

 

「聽說你們是農夫,你們能在甲子園贏球有什麼感想嗎?」

「你們要怎麼跟彼此溝通呢?」

「吳明捷選手,可以為我們示範你投球的方式嗎?」

 

KANO的對白很平易近人 矯情的很少 幾乎沒有

就像他們的素人演員一樣 在 fan meeting 的時候也非常平易近人

 

問:「天哪我真的遇到你們耶!可以跟你們合照嗎?」

答:「可以啊!」

完全沒有架子

 

明明我是陌生人而且激動到連話都講不清楚

他們也不會有一種「妳哪位啊~」的感覺

(意思就是我曾經在其他電影的名演員身上體會過這種派頭啦哈哈!

 

問:「妳是靜子嗎?」

答:「我是阿靜。」

非常謙虛而且葉星辰本人看起來更漂亮 真的是漂亮

 

網友說這些素人演員會紅很久 因為他們是「有很多姊姊寵愛的」素人演員

又來了又來了!請不要這樣講好嗎!

這叫我們這些姊姊飯(?)承認也不是、不承認也不是啊!

 

 

所以就乾脆承認好了 就這麼決定

 

 

其實我個人很喜歡 KANO 的大江學長

他的本名叫做鄭秉宏

(大家以為我要說曹佑寧吧!嘿嘿!不是喔!是大江學長鄭秉宏喔!

    全站熱搜

    舞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